“母親河”串聯起來的地理與歷史

  • 發布日期:2020-12-03 作者:葛劍雄新聞來源:光明日報

光明悅讀:“黃河與中華文明”是一個人們熟悉的老話題,您數十年來從事歷史地理學研究,今年為何以此為題寫作一本專著?

葛劍雄:其實,在歷史地理學界,黃河一直是個重要的研究領域,黃河在中華文明的形成和發展過程中的確起到了非常重要的作用,歷來都有一個說法:黃河是中華文明的搖籃。近年來,有些人提出,中華文明的搖籃不止一個,理由是長江中下游、遼河流域等地區的一些新的考古發現。實際上,我的看法并沒有改變,特別是中華文明探源工程公布的成果,還是肯定了黃河對中華文明形成所起到的作用。

講黃河與中華文明首先要弄清人與河流的關系。那么,關于“黃河與中華文明”,我覺得我可以在原來認識的基礎上提出一些新觀點。為了讓更多的讀者來閱讀,我并沒有采取學術專著的寫法,而是以通俗講述的寫法完成了這本書。

光明悅讀:談到新觀點,您在新書中說,“一條大河對早期人類起最大作用的一般不是它處在高海拔地區的上游,而是中游、下游。中華文明的搖籃產生在黃河中下游地區絕不是偶然的”,那么,大的河流就必然產生重要的文明嗎?

葛劍雄:近年來,我著重研究思考了大河與人類發展的關系:大的河流就必然產生重要的文明嗎?但亞馬孫河并沒有;都說文明離不開河流,但也有例外,希臘文明是依賴海洋的。書中講的大河與文明的關系是比較具體的,從本質上講,人類對水、土地等環境的需求是具體的,但不能簡單地認為有了水就有了一切、大河一定能孕育出大的文明。

一種文明是其群體所創造的物質和精神財富的總和,物質條件當然離不開水,但水的來源不僅僅是大的江河,也可以是地下水、海洋等。但比較之下,大的河流提供的條件更好、更有利。

但光有水是不能發展起一個大的文明的,還要有其他條件,比如氣候、河流的位置。此外,河流除了供水之外,還要發展農業、牧業等,河流周圍有沒有合適的土地,河流是否有通航的條件等也很重要。尼羅河三角洲能發展農業,是靠尼羅河每年洪水泛濫退卻后留下的淤泥。希臘三面都是海,有很多島嶼,內陸沒有發展空間就向海洋發展。

為什么黃河流域成為中華文明的發祥地呢?黃土高原、黃河沖擊的平原有一個特點,就是土壤疏松。而當時的長江流域,植被過于茂密,有很多森林沼澤,當時人類的生產力水平還很低,沒有很好的生產工具來開墾耕地。黃河流域恰恰沒有茂密的森林,在當時比較適合人類發展農業。此外,早期的黃土高原是很平坦的,上面有大的塬,原始植被沒有被破壞,沒有什么水土流失,就像《詩經》里描寫的“周原膴膴,堇荼如飴”。

光明悅讀:是要通過一些具體的分析還原當時的景象嗎?

葛劍雄:歷史地理學要復原當時的情況,回到當時的生產力水平和當時的地理環境,才能正確地理解歷史。通過分析比較大河的各種要素,我們可以肯定,黃河中下游地區不僅在當時的中國,在當時的北半球中間,也是最有利的發展環境。耕地面積超過了尼羅河三角洲、兩河流域的所謂“新月形農耕帶”,而且黃河中下游地區土地是連成一大片的,形成了中國統一的地理基礎。文明的產生離不開大的地理環境,而黃河是這個地理環境中重要的因素。人類順應歷史潮流、順應自然環境,就會取得好的發展成果。

光明悅讀:您剛剛提到近些年有人提出中華文明不止黃河這一個“搖籃”,考古學家劉慶柱在其新書《不斷裂的文明史》中,從考古學的角度論證了黃河文明的歷史地位。在這個問題上,你們的結論是相似的,考古學和歷史地理學的論證方法有哪些異同?

葛劍雄:考古是根據已經發現的證據來判斷問題,歷史地理學是復原當時的情況。考古發掘找到的證據比較多、研究比較深入的話,肯定會符合當時具體的歷史地理條件。但考古不可能實現完全普遍的發掘,古代不是所有東西都保存下來了,考古有這樣的局限,歷史地理學也有局限,我們主要根據文獻,但文明早期沒有文獻,還有一些歷史文獻已經不存在了。

如果考古學者和歷史地理學者都做了充分的研究工作,結果是殊途同歸的,比如我對黃河中下游的判斷已經被考古學證實了,陶寺遺址、二里頭遺址等就是在黃河中下游這一帶,其他一些遺址也離這一帶不遠。而像良渚、河姆渡等一些黃河流域以外的遺址,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都沒有延續發展,都是斷裂的。這些原因我們今天還沒弄清楚,他們可能不是遷移了就是滅絕了,這些觀點之前也有人提出來。這次中華文明探源工程的成果也說明了,文明先匯聚形成,然后擴散。我認為,中華文明探源工程的考古成果與我們歷史地理學的研究是一致的。

光明悅讀:黃河歷史上出現過一個驚人的現象:東漢至唐代期間,曾一度安流長達八百年。您認為長期安流的原因是什么?

葛劍雄:這是我的老師譚其驤教授1962年發表的論文中的觀點,他考察了兩點,一個是下游泥沙量,一個是黃河的水量。黃土高原的黃土是不能改變的,下水的水量也是不能改變的,什么是可以改變的呢?就是人們利用土地的方式。通過研究當時歷史的變量和不變量,東漢以后這段時間,這一帶經常有戰亂,原來的農民遷出,北方的游牧民族遷進來,原來的農墾區變成了牧地,原來的牧地變成了荒地。在這樣的情況下,水土流失改善了,流進黃河的泥沙少了,河床也不會變高了,兩邊的堤岸沒有被破壞,黃河就安流了。

目前黃河中游流域的治理就是實行退耕還林、退耕還草,讓生態自然修復。還有一點值得說的是,黃河“姓黃”,黃河畢竟流經黃土高原,沒有必要追求絕對的清澈。以前,人們有一種要改變自然的觀念,現在的觀念是,泥沙也是寶貴的資源,只要黃河不對人類造成危害,盡量不要輕易改變她。千萬不要有“征服自然”的思想,要在不破壞自然的基礎上對資源進行有利的轉化。

分享到微信

分享到:

聯系我們技術支持友情鏈接站點地圖免責條款
主辦單位:中國出版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網站開發維護:中版集團數字傳媒有限公司
Copyright 中國出版傳媒股份有限公司 2015,All Rights Reserved
京ICP備16000259號-1     京公網安備 11010102002206號
丝瓜视频app在线观看 - 丝瓜视频appapp不收费